泛黄的不仅是照片_高一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

作者: 高中作文  发布:2020-01-18

  泛黄的不仅是照片_高一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

  庄重的礼堂,礼炮久久回荡,一批批宾客从门外涌入。

  婚礼主持:欢迎大家参加我们漂亮的娜兰小姐和帅气的刘波先生的婚礼。(媚笑。)

  (大厅里客人成群结队进入)旁边厕所角落里,半蹲着一个打电话的人。

  娜兰:绝尘,你还没到吗?人都快挤满了,再不来我也该出场了。(眼下焦急的沁出泪水。)

  绝尘:(不停地按着车喇叭)这该死的交通,偏偏路上塞车了,我已经开到最大速度了,走不动路呀。

  娜兰:(呜呜呜)我不管,不管,是你说的,男孩子说话算话,两个小时后我就是别人的新娘。(气嘟嘟的挂断电话。)

  绝尘:喂!喂?……

  绝尘驾车在马路上拼力驶着,婚礼那边,人已经很多了。

  贾媒婆:我的好姑娘,你在厕所干嘛呀!人都到了,快出去化妆呗。(有些气结。)

  娜兰:(顿了一下)贾妈,我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,再等等啊!

  家媒婆:(叹了口气)这闺女,那你快点。(嘟哝。)

  待听不大清贾婆婆的脚步了,娜兰有些后悔的看着5个未接电话的记录,打开门出去了。

  闺房里,兰母不停地摇着扇子,眼旁有些晶莹,看着一张微微泛黄的照片。

  兰母:小兰,你来啦,男方亲人可都等着看你呢,别太紧张,怎么了,从早上起来你的手就一直抖。(看着女儿兰母微微颤抖了一下,转身把相片锁在抽屉里。)

  娜兰:没…没什么。(强勉着笑了笑,也不好过问母亲藏了什么。)

  兰母:呃,那你去吧衣服换一换,等下就该出去了。(兰母看着女儿有种不好的预感。)

  娜兰:我,我……。

  兰母:你还忘不了那个孩子吧?(兰母叹口气。)

  娜兰:没,没呀,你说谁?(眼神游离了一下,立即否认。)

  兰母:最好这样,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,因为……。(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没有往下说。)

  娜兰:(甜美的笑笑)妈,我去换衣服了。(跑出了闺房。)

  门关上了,兰母从上锁的抽屉里抽出一张微微有些泛黄的照片又是一阵叹息。(更衣间里,娜兰打通了绝尘的电话。)

  娜兰:喂,快一点好吗?人家都急死了,我在换衣服,你再不来就……。(一阵抽泣。)

  绝尘:怎么了?我想说我已经到门口了,别哭,在房间里等我。(自信满满。)

  娜兰:(兴奋之余有些惊讶)这么快。那你快上来吧,哦,进来记得敲门。

  绝尘:恩,等我。(电话再次挂断。)

  绝尘小跑着朝楼上走,也不管别人诧异的眼光。

  刘勇:(刘波之父)诶,那小子你上人家闺房干嘛。(死拽着绝尘。)

  绝尘:(用力挣开)有事!(说罢,也不等刘勇满头黑线反应过来,一阵风似的跑上去。)

  楼道里,一个女人再一次拉住了绝尘,正当绝尘准备甩开时候。

  兰母:我就知道你会来。(一眼我知天晓地状。)

  绝尘:(语气诚恳)伯母,娜兰根本不爱那什么性刘的!(有些许激动。)

  兰母:(眼里闪过一丝痛楚,又仿佛荡在水面的涟漪,平息下去)谢谢,我不是你伯母,我知道了,请你离开!今天是我女儿结婚的日子。(兰母特地加重了我女儿而不是你媳妇。)

  绝尘:(跪下去)对不起,请允许我这样不肖的叫你,伯母,你成全我们,我会对她好的(激动到了极点。)

  兰母:(稍稍缄默了下,接着说)呵,你以为你是谁,世界首富还是富二代,就你爸那点微薄工资就能养我女儿?(兰母有些好笑)你不要以为现实这么天真。(很自然的流露出苦楚。)

  绝尘:伯母,不管怎样你没有再拒绝我叫你,说明你不讨厌我呀,这就够了。(兰母不语)你放我进去好吗?让我们自己解决。

  兰母:自己解决?(有些自嘲的笑了笑)好吧,否则你也不会死心的。不过,孩子,有些东西知道也未必是好事。

  绝尘:我不会后悔。(语气坚定。)

  兰母同着绝尘来到更衣间门口,绝尘扣门。

  娜兰:(兴奋)进来吧,尘,门没锁。

  绝尘推门入,兰母随后。

  娜兰:尘,你来啦。(听到是两个人的脚步,抬头看到后面一脸阴沉的兰母)妈,你怎么也来啦!

  兰母:(语气平定)怎么,妈都不可以来了?

  娜兰:(语气有些颤抖)妈,看你说的,好吧。既然这样我也就摊牌了。

  兰母:这就摊牌了?

  娜兰:(坚定地点点头)我想逃婚!(从凳子上站起。)

  兰母:逃婚?

  娜兰:恩,逃婚,我要嫁给绝尘。(望向绝尘透出安定的微笑。)

  兰母:嫁给他?

  娜兰:妈,你放过我吧,让我们自己解决。(缓缓坐下。)

  兰母:(激动地嘲喃)哎,你们真不枉作为两兄妹。

  娜兰绝尘合:两兄妹?(两人同是一惊。)

  兰母:18年了是该叫声妈了,你们跟我来吧。

  二人不置可否的望着对方,点点头,终于还是手牵手随着出去。对于这点,兰母笑笑;终于不再说什么。

  闺房里,兰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稍稍泛黄的照片丢给绝尘。

  绝尘:这是?…我爸,旁边那女的是谁。(照片里绝父搂着一个年青漂亮的女生,对于她,绝尘却没多大印象)

  娜兰:(夺过绝尘手上的照片,低头细啐)妈,这真的是你?

  绝尘:什么?(有些不信。)

  兰母:18年了,儿子长大得连妈妈都不认得了,你爸还好吗?(语气有些苦痛。)

  绝尘:他还好,你就是我妈?那娜兰是谁生的?谁是她妈妈,不会也是你吧?(仿佛有所感悟。)

  兰母:没错!你跟她是同一个母亲也都是我的孩子,这也是为什么我阻止你们在一起的。本来不想告诉你们;而今,这也是我逼不得已!(哭了)当年我因为兰儿父亲有钱,毅然决然抛弃你爸;当然,还有你。我改嫁到了娜家做了阔太太,呵!令人羡慕不已的钱财(转向娜兰)却苦了你,还有尘儿。

  娜兰:妈,你太…贪财了!(有些无奈。)

  兰母:是呀,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,尘儿,你爸爸一定恨死我了吧!(抽噎。)

  绝尘:怪不得爸爸这几年老是念叨我妈,说我有个漂亮的妈妈,你知道吗?爸爸一直在等你,他经常安慰我说妈妈会回去的(难过。)

  兰母:是呀,可是。再也回不去了吧。(兰母身体抽搐一下,倒了下去。)

  绝尘:(慌忙上去扶起)你怎么了?。

  兰母: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,能用这么好的毒药也是该庆幸的,不是吗?(头部慢慢下垂。)

  绝尘:不不…不,妈!过去了,都过去了,你怎么这样想不开呢?

  兰母:孩子,妈妈这些一直在挂念你,直到那次女儿把你带回家。那时如果我不是知道你们是兄妹也许就会支持你们在一起了吧。好好照顾你妹妹,妈对不起你们。(兰母死。)

  两人一会儿望着母亲的遗体,一会儿望着泛黄的照片。

  绝尘:(犹豫了很久)兰,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不计较世俗,你能否愿意不在乎名分,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,只为做一个合格的哥哥,补偿我让你失去了母亲。

  娜兰:(娜兰微笑)谢谢你,我也该离开这个城市了。你要好好给我找个嫂子啊,不要太想我。(窃笑。)

  绝尘望着娜兰离开并没有阻止,因为知道他们仅仅是兄妹,那对于他们泛黄的不仅是那张母亲留下的照片,更是一段爱情盛夏蜕变成的秋天。

  涪陵五中高一:伍鹏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泛黄的不仅是照片_高一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

关键词: 高中作文